寄宿的中学生活(一)

中学之前的插曲

太阳还是那样的炙热,转眼间快到了上中学的时候了。按照镇里的条件,河沿镇的前二十名是可以被录取到衡水中学的。对,就是大家都一定听过的全国重点高中,每年都清华北大一本上线率全省最多、本科率最高、军事化管理的中学。

在之前有次模拟考,我的在班级的成绩是比较好的,所以作为班里的代表取邻村考试。然而结果,我比班里留下来的同学却考的差。而这这似乎也预示着我小学的毕业考将会失利,我隐隐的感觉到。果不其然,最终我的小学毕业考成绩连班里的前十都没有,当时班里只有三十人差不多吧。我很难过,感觉自己明明答的很好,却是这样的惨败。当最终每科的成绩出来时,我看到自己的语文只有80多分,其他都是班里很好的。然后孙老师就为我很心急的去查了下原因,阅卷老师说因为我作文写跑题了。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人生的无助,不知道下一步该到哪里去,因为上一所镇初中,再上一所市高中是唯一的出路。而这条路是孙老师给我的全部和唯一的可能。对农村的我来讲,对身为农民的爸妈还有爷爷奶奶来说,更不可能有其他的想法你可以上其他学校,没考上就说明你不是那块料,放弃就种地好了。不得不说,也不能说他们这种思想害了好几代人,但越是这样,我越是对孙老师那句话有着深深的执念,“只有读书能改变命运,读书也是农村人唯一最快的捷径”。

所幸,当时我小学时一起的玩伴,子良和凯和我谈到,他们知道有一所衡水二中初中部也在招生,如果镇高中上不了,去市区也可以上。我也是到了市区上了初一才知道,原来市区还有这么多初中可以上。我爸妈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市区还有很多初中高中可以上,也在招生。果然是人一穷,就见识各种短浅,各种不知道。知道这样一条消息的我,立刻飞跑回家,告诉爸爸妈妈,我还有机会,还要上学。妈妈没做声,爸爸说好。我知道爸爸是支持我的,因为爸爸本来要去打工的,但是他知道那天二中入学考试,所以亲自和工头请了假,带着我坐后边去向了市区。虽然那时候,我们距离市区也就不到10里地,但好像爸爸的自行车骑了好久好久。坐在那辆高大的飞鸽牌自行车上,看着路边甩向身后的沟渠和大树,我觉得这就是一辆希望的列车,虽然我还没考好,还没拿到录取通知。但我知道这是一次必然凯旋的录取之路。并不是我多优秀,而是机会是有意收留我这个农村不起眼的男孩。衡水二中当时刚开始办,在大力招生,他们只考语文和数学,每门考试只要高于70分就可以被录取。而这对于小小学霸的我来说,还算挺简单的。

结果当然是我被录取了,在录取到初中五班的时候,我的学号是25,本来大概56个人应该是,入班成绩是中游偏上的。然而,有一点是我没想到的,从这一天开始,我13岁的年纪就要开始远离父母的寄宿生活了。而衡水二中也变成了送我走上大学的一辆长期列车,我与这所初中高中结下了七年之缘。在我的人生中,没有一段经历比这个更长,也没有一段经历比这段更刻骨铭心,更能让自己有所记忆。

初一时,我的第一位女班

对于从未离家的我,寄宿是莫名的害怕与孤单。然而,好像一切又是新鲜的。我们在学习后,中午回宿舍休息,下午又去上课,然后晚自习之后再返回寝室。那时的寝室楼足足有六层高,而我们 住在5楼。最要命的是每次早晨五点半起床,然后晨跑。大家要被噩梦一样的起床铃催起来,跑下楼然后集合。直到现在,我还对寄宿学校的晨操机制心有余悸。每次在像楼下跑的时候,都生怕自己会摔倒,然后就被后面人踩上去,或者即时不被踩,也会被硬硬的水泥地磕的青紫。但后来证明,不管大家如何跑,好像几千人里,也没有几个人在三年里摔伤或者什么的。

我的第一位初中班主任是一名美女,很漂亮。而那时候的我成绩还没有特别出色,在班主任眼里自然也不起眼,被看做一个又矮小又黑还内向,成绩不出色的小个子仅此而已。当她第一次到男生宿舍看我们晚休时,第一次感觉到原来老师还可以这样平易近人,去关注我们的生活,在聊什么。后来我慢慢知道,其实二中的每一名老师都是很伟大的人民教师,也许他们奉献的方式不一样,也许他们很多会严格的让你难以忍受,甚至拳打脚踢,但没有一个是真正的校园暴力的。

这位班主任是教数学的,所以我的数学在这段时间里也得到了较大的提高。现在大家也是经常说,当然是调侃语气,如果自己某门没学好,很大原因是那门学科的老师不是一名美女。我记得当时班级的成绩总不是特别好,而带班成绩是很重要的。后来由于这点,她被我的第二任班主任换掉了,一个高高大大白白胖胖的班主任代替,他外表很严肃,却很暖心,尤其对我。

初二时,我的心灵父亲–刘班

我的家里没有电话,固定电话,而当时的通讯条件是大家可以办IC卡给家里打电话。在每个月一次的假期中,大概是三天,大家需要给自己的父母打电话,让他们来接自己。其实寄宿的同学都知道,条件好的同学各种事都会给爸妈打电话,包括学习、生活,需要让爸妈送什么东西。后来,大伯家安了电话,爸妈就说让我打电话给大伯家。于是每次放假的时候,我就给大伯家打电话,但是我们两家的关系没有想象的那么好,我也不好通过大伯大娘转述给我带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退一步,就算我说了,按照我爸的性格也什么也不会给我。在大伯,在爸爸的这辈人眼里,他们的孩子压根就不需要买什么牛奶、书籍、好衣服之类的,更不需要关怀你什么心理问题。而我妈,每次听我说就会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有段时间,我家也安了电话,但妈妈的话,除了废话就没什么帮助,不会帮助我,也不会给我买或者送任何东西,甚至于不会简单的来学校看看我。那时候家里的农活就和做不完一样的,他们好像抽不出任何的半天来看下他们的儿子。再看看今天的孩子,每个被娇生惯养,被三四个大人围着供着,像皇帝一样,缺钱了都不用说,钱都是提前的送到手边或者打到卡上。而自己当时,每个月固定额度的200元,每次都是掰着手指头吃饭,一点零食舍不得买,每次吃菜也都是很便宜的。有时候看到盘子上的宫保肉丁,实在馋了就点一份,然后第二天就得吃一顿泡面,最便宜的面买一袋,八毛钱,再买两个馒头,就是这么穷。

也正是因为这么穷,为了让自己有钱可以买一些自己想看的书,自己开始关注到了一个省钱的办法,我可以吧早晚和晚饭买咸菜的钱用辣酱代替。看见同学有买十元一罐的辣椒酱,每次买一罐,可以吃很久。但是因为我长期寄宿学校,于是我跟班主任说能帮我在外面买点辣椒酱么?班主任先是一怔,然后很高兴的同意了。后面这似乎就成了我们俩的一个小秘密,我每次都让他带东西,然后慢慢的他关注到了我的生活条件,和我想读大学,提高成绩的想法,就鼓励我,坚持下去。印象尤其深刻的一次是,我的绳子腰带断了,我给了班主任十块钱,让他帮我买一条腰带,但是也不知道自己是用多长的,他说他自己看着我。然后有天晚自习,他看快下课了,把我叫到办公室,跟我讲买好了,但是没有截好,担心长度弄的不对。说着,便从抽离里拿出一根软软的皮带,给我围了起来,然后比了下长度,用剪刀断了下,“嗯,这样刚好”,他说道。这是第一次,一个陌生男人,这样亲切的给我买东西,看似平凡,但在远离父母,远离一切关心的小孩心里,是无比的温暖。我知道,我心里知道,我在学校里并不孤独,当我有问题时,我可以找我的班主任,他会像父亲一样给我买什么,说什么,而和父亲不一样的是,他更能给我人生上的帮助,知识上的帮助,当然还有生活里的帮助。

在我的积极努力下,我慢慢的成绩提高到了班里的前十名,直到一次达到最好的成绩,班里第三名。那时候的考试里,班里的前几名都能得到班主任花钱买的一个他亲自签名手写名次的精装笔记本。而那成为了我坚持学业、鼓励自己的最大动力。我记得有一次,班主任在上面写了很多字。一直到自己高二,我都一直保留着那几个笔记本,没舍得用。每次我想放弃,对自己有没有信心上好学时,那都是我心底的一股希望,涌上心头,告诉我:张兵,你可以的。

他是一名温暖的班主任,一名愿意关注学生心灵帮助他们成长的班主任。我们的相识和缘分也并没有因为初二而结束。在我高三那年,我爸住院,病重,我妈来学校通知我可能是让我辍学并且看爸爸最后一面时,我却因为学校的规定无法出校。当时的规定是,学生需要请假必须有年纪主任的签字,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没有这个签字,就出不了学校大门。当时我和妈妈已经泣不成声的,无助的卡在学校门口,门卫说什么也不让出去。我此时的内心,很想骂人,更想杀人,更想自杀,因为我的人生也许就会因为这次的原因而终结,我想象不到没有爸爸,也想象不到不能上学,自己弱小的身躯还能做什么。平时就厌恶透的这家学校没有一点点人性和对学生的体贴,在这种家庭灾难面前也没有任何通融。而就在这时,我的初三班主任和我的初二班主任像救命草一样看到了我和妈妈,他一眼认出了我,问:你怎么了?然后知道我为什么不能出去后。想都没想,和后面的绉班说了句,就在我的请假条上签上了年纪主任的名字,然后跟门卫义正言辞的说:“让他们出去,有什么责任我来负!。

在我的人生里,在我人生观、价值观还没有成型的时候,是他给我最大的启蒙,也是他在我最艰难、最需要别人帮助时,及时的出现并帮我解了围。人的一生,如果能遇到几个贵人,一定要感激,他们也许不是什么行业精英,也不是国家栋梁,但他们是拉你一把,给你帮助的人,心怀感激。正因为一位位这样的人,我的人生才一步步艰难的在求学路上步履嫚珊,而又心怀笃定。

初三时,亦师亦友绉班

我从小就是一名内向不够开朗,又很矮小的人,像极了丑小鸭。但丑小鸭最终都会变成天鹅,而我开始眼睛充满光亮的时候是从绉班开始的。他皮肤有点黝黑,瘦瘦的,很阳光,很爱笑,喜欢踢足球,到今天他还在班主任的岗位上继续。最近也一直在关注他和学生打成一片,很乐观的在衡水那篇土地上奉献着自己的教育力量。

初三时,自己的成就已经很稳定,也固定的根优秀,上半年每次都能拍到前五名。而我自然也变成了各科老师包括班主任的关注。记得他每次去宿舍玩的时候,都会看下我在做什么,还和我聊聊天。当时班里还有一位数学超级好的小天才,他很喜欢,可能因为也是黝黑的吧,然后这个男孩超级幽默,也和我同一个宿舍。有段时间,我们还是同桌。我很喜欢那段时光,阳光开心,没有任何压力,也不会想任何物质的问题,自己长不高的问题,一切一切都是那么刚刚好。在班主任那里,我得到里关注,也得到尊重。那段时间,我有了独立的思想。

我记得有次我问英语老师辅导资料应该选什么(我英语成绩很拔尖的),然后她和我说,你的能力的话,完全有能力选择好适合自己的书,主要还是完善,精益求精,得出适合自己的方法就好。我当时内心得到莫大的鼓舞,原来,老师已经是如此的对我有这样的肯定,我不知道英语老师当时是随口说说还是为了鼓励我,但我很想说,也想对广大的教育者说,不管学生是不是真的很优秀,如果他们做的还不错,不要吝啬对他们的赞扬与鼓励。这将是对他们这门学科、这个兴趣甚至于他人生巨大的鼓舞和信心根基。

未完待续 …

发布者

Robinson Zhang

热爱前端,热爱分享,坚持高频写作,从小白到大师只是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