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喜欢过的女孩(一)

懵懂时

初中那会,对女生的认识是神奇,新鲜,听她们讲话就内心欣喜,激动很久。当然了,我是丑小鸭那种,我所兴奋的是班花那种。那时候,我还又小,又黑,又瘦,为人木讷,不苟言笑,即使有人和我说话,我不知道说什么。 那时候,初中生刚流行起早恋。一个叫大宽的男生,是我室友,他喜欢一个高高瘦瘦的女孩,那个人的高度怎么形容呢,他的身高只能到人家胸部那。我们开玩笑的时候都会说你的高度吃奶刚好,追不上人家的。结果也是没追上,不过好歹那个女生默许了他对她的好。 还有个室友,小杨,喜欢一个静若处子的女生,说话声甜而不腻,成绩也是上游,身材也好,略胖丰满那种。那时候我成绩还是比较好的,而且那会允许男女同桌。恰巧,我被分到了和那个女生一桌,她叫小宇。我在外面,她在里面。她和小杨的恋情倒是透明的。我那时候开始觉得能和他说个话也是好的,后来慢慢不满足于这样。因为我在一直帮小杨传纸条,里面都是些甜腻的话,我有时候偷看几个,觉得不甚反感,后来懒的看了。喜欢的女孩与别人谈的热火朝天,而我还得热情的给他们传递纸条,除此小宇不会多看我一眼。 我申请了换桌,那时候班里的都以为我是怕影响我的学习。实际,我是因为没能和小宇有进一步的关系。因为我后面心无旁骛的提升成绩,我也从十名以外,稳定的进步到了班里前五。

略懂时

转眼之间,初三了,曾经过去两年的小悸动还是没能藏住。这时的我已经是老师眼中的学习劳模,女生眼中的学霸,除了颜值身高他们还是很佩服我,很多时候会找我问问题,自己也为此自豪了很一段时间。 那时候有个女孩小荻,成绩和我不相上下。学习方法也别具一格,和我强项的科目刚好互补。我们时而前后桌,时而左右桌。 当然,我们是普通关系。倒不是因为我那时候多爱学习,重视中考。因为她身材不是特别好吧,一根柴一样的,但皮肤很白,说话有一点点腻,声音很细那种。对她我觉得可能更多的是好感,每天能和她说说话,看着她便好。

不敢懂时

高三咯,有的只是男男和女女的同桌。而且我上的被称为第二监狱的高中。 说几甜变态的规定吧,不管什么课,哪怕自习课时前桌不能回头看后桌,男生女生不能并排走,男女不能共用一个饭盆(那会吃饭都是合伙吃,几个人用一个大盆,轮流排队买饭的),上厕所不能超过十分钟,熄灯半小时内不能上厕所,熄灯以后不能坐在床上,云云。最严厉的一条是,如果发现你在谈恋爱,叫家长来学校,回家反省一个月,如果之后再犯错直接开除。 我在的班和实验班是对子班。我的班里有多一半是复习生,有一个小雪的姐姐,比我大一岁,性格开朗,身材小巧,成绩特别好。他们一起的三个女生身高也是等差数列了快,小珊,小冰。后来毕业了,两个个去了华北电力,一个去了燕山大学,都蛮好的出路。 那会我成绩在班里的应届生里拔尖,老师也默许了我和她经常一起讨论聊天,不会被认为是恋爱。因为性格的原因,她是很开朗的那种,我觉得跟她说话,学习,沟通和请教一些问题都特别愉快,整个人都变成了阳光boy。 我性格总是属于那种闷闷的吧,所以我表现自己的机会特别少。而我那会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上一所重点大学,最差也是燕山,或者师范类,逃离农民的命运。 那时候我有几件事可以做,让班里,不,准确的说是故意想让班主任们和老师们还有她注意到的。一件是每天起床铃之后飞剑一样的速度跑到操场,大声阅读英文。其实我那会英语已经保底130左右了,读不读都一样,有时候不带纸条也可以出口成句,想起昨天讲过的单词句型。然后我就默默的眼角斜视等着她从女生宿舍楼方向跑过来加入晨读的行列。第二件事就是可以一起宣誓或者唱班歌,我和她总是最嘹亮最励志的那一对。班主任逢人也会讲,班里的风气男的看小兵,女的看小雪。第三件事便是英语课,因为英语对我来说其实已经基本不用听课了。所以那时候我英语课的时间基本都在看她在做什么,观察她。后来觉得这样不过瘾,就大声朗读单词,积极回应老师的提问,再后来平时做联系的时候故意做错很多,那时候选择题用一张大的答题卡的,选项全部涂a或者一个矩形或者一个三角形,也可能是一个爱你的形状。做错的同学会被叫起来回答,因为老师喜欢叫愿意回答问题并讲出答错原因的,然后我就会被站起来,回答下为啥答错了。然后我就看到了她卷子怎么放的,什么的。真是好深的套路呀。~挺对不住英语老师的,因为我还是英语课代表来着。

发布者

Robinson Zhang

热爱前端,热爱分享,坚持高频写作,从小白到大师只是时间问题。

发表评论